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
主题 : 迷奸姚姐
级别: 精灵王
UID: 545873
精华: 0
发帖: 2008
金幣: 400 個
威望: 2210 點
貢獻值: 4 點
邀請幣: 10860 個
在线时间: 0(时)
注册时间: 2019-05-02
楼主  发表于: 06-20

迷奸姚姐

姚姐是我的上司,我们企划科的科长。与其说是上司,倒不如说是大姐,因为我们相处的时间太久了,从她还是一名普通职员时就在一个办公室,算起来有六七个年头了。记得那时我刚来,我22岁她30岁。姚姐人缘很好,很爱笑,很招人喜欢,不仅是同事还有领导。经过几年的磨练,姚姐终于当上了我们科的领导。
  我们单位人员流动性很强,几年下来,还在办公室的只有我跟姚姐了,所以姚姐一直把我当小老弟、心腹,有什么事都跟我叨叨。听着姚姐跟我叨唠她的家常里短,看着她的一颦一笑,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冲动。
  姚姐长的不算漂亮,但很耐看。最让我迷恋的是她身上的香水味,淡淡的,叫人有点醉。几次乘办公室没人,我偷偷地去闻她挂在办公室里的衣服,下面的那根肉棒总是不老实的挺了起来。
  如果说,之前的我还只是停留在意淫阶段,那么现在的我已经到了想用实际行动干她的地步。不是我狠,是我实在经不住她的诱惑。记得两个月前的一天,我到她的办公室交一份企划书。她穿了一件大领口的丝衫,见到我交来的企划文件急忙伏身批改,这让站在桌对面的我把她丝衫里面看了个够,一股热血上头真想把她摁到沙发上狠插一顿。
  “做事不能鲁莽,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!”残留的理性让我冷静下来,开始盘算我的姚姐。也许是老天特意要怂恿我,拿着改完的文件刚要出门,一眼看到了一直挂在门后的粉色小内裤,这是姚姐前天洗完澡换下来的。尽管是洗过的,我也打定主意晚上下班后拿它来祭祭我的肉棒。
  表针指向了五点,下班了。姚姐拿着自己的洗澡篮子去洗澡了。我看了一下同事都走光了,心想,这可是一次大好机会。于是,我拿着钥匙打开了姚姐的办公室姚姐一直把我当自己人,她给我一把她办公室的钥匙。。
  不过让我失落的是,门背后的小裤裤不见了。
  “没有了意淫对象了怎么办?”
  “哈哈,姚姐肯定是洗澡时要换。我就来个新鲜出炉的裤裤用用!”。我又锁上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着墙上的挂钟,差不多过了快十分钟,我拿起电话播通了姚姐的手机。
  “嘀……嘀……嘀……小桂?什么事啊?”过了近半分钟,电话通了,姚姐急匆匆的问着。
  我一边想像着姚姐赤身祼身接电话,一边假装着急地说:“姚姐,刚才王总来找你,说要看今天咱们改的文件。”
  “他着急么?”
  “看样子挺急的,”我添油加醋地说,“可能晚上有事,司机都下去了!”
  “我这就回来。嘟……”
  没等我说话,姚姐那边已经挂掉了手机。我暗自得意地放下电话,心想:新鲜出炉的小裤裤到手了。
  果不其然,没几分钟姚姐就拎着小篮子跑了回来。还没等她开门,我急忙跑出去说“王总已经走了。他说明天再说,今晚他有应酬。”
  姚姐跟泄了气的皮球,叨唠着:“早知道就在洗会了,都没洗完呢!算了,今天可以早点到家了。”说着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反锁上了门。我知道,姚姐是在换便装准备回家了。
  我自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。剩下的只有等了。没过一会,传来了姚姐锁门和下楼的声音,我悄悄地站在窗口,看着她上了车离开。“action!”现在的楼道里除了做卫生的,已经没有别人了,我拿着钥匙大模大样的打开了姚姐的办公室,随手将门反锁。
  门后没有!肯定的啦!新鲜的东西怎么能挂在外面,肯定在橱子里。我径直打开姚姐平日放衣服的柜子,在里面的小抽屉里找到了我今晚的目标:一件混合着迷人香味和尿骚味的黄色小裤裤。
  事不宜迟,马上开始!我坐到姚姐的办公室前,打开她的电脑。我知道她电脑里有她以前去外面旅游的照片。找到一张她在海边的泳装照,设成全屏。一只手疯狂蹂躏着自己的肉棒,另一手把姚姐的小裤裤放到自己的鼻着陶醉的闻着。
  目光在姚姐的嘴、双峰和泳衣后面的小穴游走。不时地闭上眼,幻想姚姐用嘴贪婪地吮吸自己的肉棒。不到五分钟,一股浓精伴着触电般的快意直射而出,不偏不倚的喷到照片中姚姐的脸上。
  “呵呵,这也算颜射,不过,下次就到真的射在你身上了!”我一边收拾着现场,一边心里盘算着。
  经过这次意淫,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干到姚姐。于是我开始了我周密的计划。
  姚姐当上了科长之后,自己买了车,天天开车上下班。她老公经常出差,女儿现在一直住在外地的姥姥家。我家又和姚姐住在同一方向,又不远,看来机会肯定是有的。
  果然,过了没有半个月,姚姐跟我叨叨她老公又出差了!我一听,来了精神儿,心想:姚姐,对不住了,今晚你就要把身子交给我了。
  快下班了,我假装忙着工作。看着姚姐又拎着小篮子去洗澡,赶紧跑过去:“姚姐,今天我搭你车走行不?外面下雨了!”姚姐往外面一看,果真下起了小雨,说:“行,等我洗完澡咱们一起走!”说着,又进屋拿了一把伞说“小桂,把门帮我锁一下。”说罢便下楼去洗澡了。
  看着半开的门,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从抽屉里拿出一小瓶安眠药。这是我前不久开始盘算向姚姐下手时就准备好的。拿了五片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用杯子辗碎,用纸包好进了姚姐的办公室。办公桌上有姚姐临走前凉好的一杯菊花茶,她有洗完澡喝点水的习惯。我看了看,把辗碎的安眠药倒了进去,用手指搅了搅。
  还好,不仔细看看不出来什么破绽。我转身把门锁好回到自己的办公室。
  约摸过了半个多小时,姚姐回来了。“小桂,把门开下一,我刚才忘带钥匙了!”
  “来了!”我赶紧拿着钥匙跑过去把门打开。
  姚姐用毛巾擦着湿露露的头发,将桌上那杯凉好的菊花茶一饮而尽。“我换完衣服咱们就走!”姚姐边擦头发边对我说。
  “嗯,我在外面等你!”
  我快速的回到办公室换好衣服,锁好门,站在她办公室门前。我知道,药性要得段时间才能起作用。我的下手地点不是办公室,而是她家里。
  很快,姚姐换好了衣服,我们一起下楼上了车。
  我一屁股坐在了副驾驶。我经常搭姚姐车回家,这次还是跟往常一样。车子走了,车里只有我跟姚姐。那股淡淡的诱人的香味从姚姐身上慢慢的散发出来,我的肉棒又硬了!“再等等,一会姚姐就是你的了”我心里默默的安慰着自己的肉棒。
  一路上,我跟姚姐像往常一样聊着家常。我一边随声附和地敷衍,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姚姐的变化。果然,还未走到一半,药性渐渐起了作用,姚姐开始不住的眨眼、揉眼了,我假装关心的问她:“姚姐怎么了你?”
  “没什么,有点困,可能是昨晚睡的太晚了吧!”
  “不行的话,我帮你开车吧,你坐后面歇会!你这样开车很危险的!”
  本来姚姐还想再说些什么,可能是太困了,只好像下车自己坐到了后排,我坐到了驾驶位置。
  下面的一路,我很少说话,偶尔试探一下。姚姐开始还勉强能回应两声,后来干脆就没了回音,我知道搞定了!
  很快,车子进了姚姐家的小区。我将车子开进了地下停车场。姚姐家在这里有车位,不过我没有停到她家的车位,而是选了一场比较黑、比较偏的车位。我要在车里先享受一下我们这位让我迷恋许久的姚姐。
  我打开后车门,钻身进去,轻轻推了几下姚姐的肩膀“姚姐,下车吧,到家了!姚姐!”,姚姐跟死猪一样没有反应,我又拍了几下她的脸蛋,这几下加了一点力,姚姐还是没反应。
  “OK!警报解除!可以开干!”一阵的兴奋让肉棒跟充了气的气球一样,一下子就竖子起来。
  再看我心爱的姚姐,虽然近40岁的年龄,但身型保持还算不错。在车库柔暗的光线衬托下,尤为诱人。我此时再也按捺不住,将连衣裙从领口褪下,露出姚姐的双肩和bra,只见她穿带的胸罩是极为诱人的粉红色碎花蕾丝,随著我手上的动作,她柔软的乳房在我手中不断幻化成不同的形状。我低下头贪婪舐著姚姐雪白的颈项,当我从她背后松开她的胸围扣后,她的一双乳房便完全呈现在我眼前。
  我终于可看得一清二楚了,姚姐虽然年过30,但乳房的尺寸却比我想像中丰满,加上细嫩的皮肤,小巧灵动兼却惹人有摧残的欲念。我一边用手围著她乳房四周推揉,一边用两指捏著她的乳头,享受著那乳香的芳香。很快,我感觉自己的欲火已一发不可收拾,我开始打姚姐下半身的主意。
  我轻轻把姚姐从后排座位上抱起,从下向上给姚姐脱去了连衣裙。随着姚姐再次重重的躺地后坐上,在一瞬间我已将她那裙子完全脱下,姚姐身上的衣物就只剩下一条跟乳罩同出一套的粉红碎花蕾丝内裤。
  此时我眼中充满欲火,我伏身舔著姚姐内裤的中间部位,陶醉在我熟悉而又迷恋的体香之中。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虽然我尚未厌倦这一连串的前奏,不过我知道时间已不容许,我无奈地脱下裤子,将困锁已久的肉棒彻底解放出来。我那小兄弟已经一早做好作战的准备,坚挺得像一枝钢做的银枪。我呼了一口大气,把姚姐的内裤褪了下来,她那最原始神秘的地方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。
  她的阴毛明显经过了人工收饰,很亮泽,但同时亦很细长茂盛,条理分明的整齐排列著。接著,我轻轻抓著她的双脚,然后慢慢向外一分,将她的小穴彻底暴露出来。
  姚姐虽然已为人妻多年,她的阴唇颜色依然是粉红色,含苞待放的紧合著,估计是她老公长期出门不常在家操她的缘故;那颗小巧动人的珍珠,活像小吊钟般扣在在那秘穴入口的顶部,真的可爱极了。
  再来是气味了,当她被我脱去内裤后,那地方散发出更加强烈的催情气味令我丧失所有理智。我已急不及待伏下用舌尖轻舔著她那敏感的阴蒂,并接著吮吸着她下身两片肥嫩的肉片,她那细细的小穴慢慢流出又多又浓的淫液,直弄得我满口都是。
  因我怕药力会消散,所以加倍地蹂躪著她敏感的嫩穴,才片刻间,她盛热的蜜汁更早已沾满她小穴周边,任由我去吮吸。这时我才发现,原来就算一个女人昏睡的时候,她那私处一样会感觉到外来的挑斗。
  我是一个普通的小男人,我今晚所做的一切,我只知道我一直喜欢著姚姐,而且一直想占有她,因为机缘巧合才可将梦寐以求的幻想化為现实;我不介意姚姐昏厥得毫无知觉,我只知道从今夜以后,我会在她的身体留下一个永不磨灭的印记,今后姚姐将是我桂贡琦的女人,尽管她知道与否,这已是铁一般的事实。
  “我要她成为我的女人……”。我定了定心神,心中暗想,双手抱著姚姐的小腰,将她身子微微往车门外移了移,使我可以站在车门口用肉棒可以插进她的蜜穴。我那小兄弟已候命多时,来了,我那肉棒已慢慢地刺入姚姐早已被我蹂躏的一蹋糊涂的小穴。我低着头,看到我那坚挺的肉棒正逐步逐步的没入姚姐的体内,直至整根完完全全消失。
  此时我感到姚姐那火热的阴道在蠕动,并在我的抽插下突然用力的收缩,紧紧的吸啜著我的肉棒。我开始有条理地向她展开攻势,她的阴唇正紧紧的夹著我小兄弟的末端,封闭了唯一的出口,而姚姐的阴道不断旋转吸吮着,挤压著我进进出出的龟头。
  我的攻势续渐猛烈,那三浅一深的阵法已连珠炮发。我揽紧姚姐的腰身,同时腰间用力的不断往上顶去,使她那双乳随着我的抽插节拍前后不停摇晃。我的龟头已顺利撑开她紧合的阴唇,直挺入她那秘穴的最深处,撞击着子宫口,仿如攻城车般密集撞击著,誓要攻陷那最后关口,彻底进驻那生命孕育之地方。姚姐的阴道却已不自觉的夹紧我的肉棒,意图榨干肉棒中最后一滴精华。
  我无情地操着姚姐。忽然心念一动,我猛然将肉棒从阴道拔了出来,跟着抱着她身子整个反转过去,让她跟母狗一样趴在座位上,在再把她双手背到后背上抓到一起,而她那浑圆亮滑的屁股则和地面成垂直线的朝向我。我无法形容我心中的兴奋和震惊,这美不胜收的情景,令我的肉棒热得像一根烧红的钢棒。我用腿把她双腿向外一分,紧紧抓著她纤细的腰肢,并将那火棒来来回回在她的秘穴磨擦著,以令棒身能沾上更多的淫液。
  开始进攻了,作为一个男人,从后方进攻的模式的确比正常男上女下的抽插来得刺激。这种可说是对女人极度侮辱的交合姿势,确令我有完全征服了姚姐的感觉。此时我可更清楚地看见自己的小兄弟进出她秘穴的情况,可能我俩抽插已有一段时间,她起初紧窄的入口已经被那流泄不停淫水彻底淹没,而小穴四周均已被磨擦得红红。我前腿撞击著她屁股发出的“拍拍”声响,在这异常寂静的车库里回旋环绕。
  我已经忘记了一切,只是不停地操着姚姐,蹂躏着她,疯狂干着她,鸡巴与小穴间逐渐范出了白沫,粘粘的,白白的;而我心爱的姚姐就那样静静地趴地座位上让我恣意地蹂躏着,只是偶尔从喉咙里发出一丝“嗯……嗯……”的声音,我是知道那是姚姐被爽的不由自主发出的声音,丝豪没有放慢肉棒抽插的速度。
  我知道今晚过后未必再有此等机会。
  我已经操红了眼,要将埋藏在心多年的兽性尽情地释放出来。
  “啊……姚姐,你是我的人!你是我的母狗!我要把我的精华射进你的子宫里,让他们也强奸你的卵子,为我生儿育女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插……操……”
  我感觉自己已经到了高潮,自己不停的念叨着,加快了肉棒的抽插速度。终于,一股浓精在我高潮的瞬间喷射而出,直射子宫口,我也在那瞬间死死的抱住姚姐白嫩的屁股,以让肉棒顶到阴道的最深处。
  高潮过后的疲惫没有终止我下一步计划的行动。“是留下纪念的时候了!”
  我从姚姐的身上爬起,拿出手机,缓缓抽出肉棒。“咔……咔……”就在肉棒抽离阴道的片刻,我按下了手机上照相机的快门。
  肉棒和小穴之间的粘液如拉丝般,在照片里十分清晰。我欣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,然后又换了几个角度给姚姐拍了十几张淫荡的照片。看到照片比较满意,我这才将手机收起“有了这些照片,就不怕姚姐以后不肯就犯了,嘿嘿……”
  我一边淫笑,一边打扫车内的战场。我知道,这仅仅是开始,只是我今天计划的一部分,姚姐今晚就是我的性爱玩偶,真正的战场是在姚姐的家里!
花点小钱打赏一下楼主 :

赏+5

赏+8

查看

失效
描述
快速回复

按"Ctrl+Enter"直接提交